phfb.net
当前位置:首页 >> 纳兰容若 “浣溪沙”解析 >>

纳兰容若 “浣溪沙”解析

纳兰性德《浣溪纱》 谁念西风独自凉, 萧萧黄叶闭疏窗, 沉思往事立残阳.被酒莫惊春睡重, 赌书消得泼茶香, 当时只道是寻常.纳兰性德,字容若,初名成德,后改名性德;他出身满清贵族,是清初一位重要的词令家.其词情真意切,清丽

纳兰性德 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闻笛已三更.更无人处月胧明. 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.断肠声里忆平生. 落雪了.远远近近的白.纳兰的王府里不会有成排成阵的大白菜,江南也不会下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.花园啊,凉亭啊,窗

这首浣溪纱,纳兰的词章,题为《饮水集》,其义取自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”.既是自知,旁人是不好解的.只能试着看能悟出几分原作的含义罢了:谁念西风独自凉,-----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到“一切景语,皆情语也”,以景寓情,

容若,一位有风一般敏锐的感觉,浪子一般的孤独,却又是多情种子.纵是家境极好,内心却是极其孤独的.所幸的是他遇到了卢氏,一位他的知音.

纳兰容若卜算子新柳解析如下 古典诗词中杨柳被赋予了多种喻义,但多是借以抒发艳情,或是表达离愁别绪等等.本篇虽题作“咏柳”,可实际上作者别有寓托.有人以为是用象征的手法,借咏柳来写一个年方及笄的歌女.此可备一说.这首小

浣溪沙 作者: 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. 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. “萧萧”意比黄叶簌簌落下的样子.“疏窗”是有花纹镂空的窗子,较之闺阁绣窗花纹会比较古朴. 沉思”

《浣溪沙》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[评析] 诗人仰慕婉约词人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生活情趣,也联想到自己的爱情生活,感情复杂,只能凄凉地道一声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了.

这首《浣溪沙》,词题作“咏五更,和湘真韵”,把五更天作为吟咏的主题,所谓五 《诗经》时代以至于唐朝,中国人是不睡床的,但到了纳兰容若的时候,高脚床早已

残雪的清光映照着冰冷的画屏 已经是三更了,可是<梅花落>的笛声仍旧在萦绕 在那寂寥无人处,月光朦胧 我是人世间伤心的过客 知晓你为何事而潸然泪下 在声声更鼓中,悲伤的回忆自己的一生 赏析: “画屏”:绘有彩画的屏风.杜牡《秋夕

浣溪沙 纳兰性德 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闻笛已三更.更无人处月胧明. 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.断肠声里忆平生. 落雪了.远远近近的白.纳兰的王府里不会有成排成阵的大白菜,江南也不会下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.花园啊,凉亭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phfb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